北京大兴区耀华京港学校

居家学习 : 培养面向未来的学习者

一个月前,第一次在镜头里见到久违的孩子,数学老师、学习社区主任Cecilia感到整个课堂的氛围宛如过年,“小朋友很久没见,看到大家一排摄像头画面,很亲切也很新奇。他们看到老师的生活环境,都特别兴奋,非常热闹。”老师备课充足,而孩子却无心听讲,“有的孩子你能看出来他在镜头里‘照镜子’,有的麦克风里还会冒出婴儿的哭声。”

小到管理摄像头、麦克风的技巧,大到家校互动的新逻辑,如今Cecilia越来越游刃有余。课堂上,眼看有小朋友的注意力被课堂背景里的化妆品吸引,Cecilia顺势拿起一个香水瓶,用毛线量出它的周长,并邀请同学寻找身边的小物件,一起来做这个测量和计算的小作业。

北京耀华居家学习来到第九周。每天中西方教师各50分钟居家教学,穿插总计2小时的独立学习时间,美术、小提琴、图书馆、体育和音乐也不落下。

北京耀华华籍校长孙姗姗女士说:“居家学习不是简单照搬传统教学,老师重新设计课程。学生居家完成阅读学习,独立进行自主探究,用有限的居家学习时间讨论分享,老师再给予反馈和修正,特别能体现‘翻转课堂’的理念。”

受教的时刻

学生在这次疫情下是经历者,更是成长中的学习者,这次疫情对他们而言可以留下什么?对此,六到八年级语文老师Grace设计了一套主题阅读方案。

六年级的主题是“如何做一名世界公民”。“我们讨论怎么去辨识谣言,讲同理心;看奥斯卡颁奖时《小丑》主角的获奖演讲,反思人类、环境、这次疫情和同理心;读完《森林大熊》,和学生讨论保护动物的天性和动物园,让学生设计他们理想中的动物园场馆,进而延展到动物野化。”

七年级的主题则是“小人物大情怀”。Grace老师不断更新素材,将时事热点搬进课堂。日本捐助物资上的诗句,与硬核防疫标语相比较,引发课堂讨论。八年级同学创作的Rap歌曲,也一并纳入赏析。

八年级承接上学期的“新闻”单元,探讨如何辨识谣言,如何在阅读中形成自己的理性思考,并将这种思考表达出来。在“人类如何与自然相处”的主题下,看上海的张文宏医生谈病毒,讨论疫情如果发生在古代是否会更严重,听比尔·盖茨的演讲,在情人节时创作这个特殊时期的主题作品。

“疫情下的教育可以成为一个可贵的Teachable Moment(受教的时刻),学生所感受到并表达出来的东西,能够让他们在疫情中有更多成长。”Grace希望学生拥有独立判断力,在事件和事件之间,在文本和文本之间,以及文本和自身、和世界之间建立联结,多角度地观察生活,让自己真切地体验和思考,在综合学习中加强批判性思维和与人合作交流的能力。

Grace还布置了一个特别任务,让八年级的同学采访爸爸妈妈非典时期的感受。杨恩溪妈妈从中感受到“一种更平等的对话”,“这种时空的比较和连接,让家长能够以另一种身份参与孩子的学习。对于进入青春期的孩子来说,督导式的参与方式已经退位了,而这种平等的方式孩子会觉得更有支持感,而对于家长来说也是更期待的。”

“结合当下社会的课程设计,让孩子的学习没有脱离真实世界。”恩溪妈妈看到,数学课上,老师结合疫情让孩子运用统计学的知识点开展数据分析,语文课老师和学生讨论疫情下的种种现实,“这些开放性的问题让孩子开始对疫情和我们自身的一些行为有了一个更深的反思。这些探讨并不为了导向任何结论,而是培养孩子的理性思考,这也让孩子能够感受到他们的社会责任。”

埋下一粒种子

居家学习刚启动时,教育部规定“不得授新”,给老师带来挑战,同时也是契机。

“在学校的日常教学中,受限于教学任务的压力,我们首先需要完成课文的学习,一方面只能把重点放在字、词、句的基础掌握上,另一方面,即便在课上开展阅读,学生也很难完全专注。”利用居家学习的“大块时间”,三年级语文老师Kristin带孩子“静下心来做纯粹阅读”,培养整本书阅读的素养和创作能力——这也是传统语文学习的首要目标。

为期四周的新美南吉主题阅读课,围绕“狐狸的故事”展开,阅读量有二万字之多。Kristin老师充分利用“翻转课堂”,进行文本比较阅读和深入分析。她把“文章的人物分析”单独录制成20分钟的微课视频,“这样在课上无法细化的内容,孩子就可以在专注的独立环境中,全身心地投入和理解。”未来, Kristin还打算继续这一尝试,与课堂相互结合。

 Kristin形容,这段居家学习的整本书阅读时光,就像“埋下一粒阅读的种子”,而她也像“秋收的农民伯伯一样,沉浸在丰收的喜悦里”,“以前很多同学不会分段,这次都迎刃而解。大家的童话创作质量都非常高。故事结构起承转合,过渡自然,‘转’得巧妙,吸引读者。从很多孩子的故事中我能读到新美南吉那种温暖和细腻的描写。这样的喜悦是老师得到的最高成就了。”

三年级数学老师Cecilia在复习知识点的过程中,更注重与实际生活相结合。“这段时间的课程,教学压力相对小一些,不用赶进度,可以拓展更多活动和游戏,更加注重孩子兴趣的发展,比如将数学运用到现实生活中,与真实世界建立连接。”比如有一个数字编码的游戏,Cecilia请孩子给家里的宠物做一个“身份证”,按照数字规律来排列号码。

对于高年级而言,保持和提升学科技能,始终是居家学习目标和重点。七、八年级英文老师Samantha Shaw没有放松要求,每天都有一项阅读和写作任务。两小时的“独立时间”,足够学生完成自主学习和复习。

“今天,我们来复习‘说服’相关的写作”,“今天我们要用学过的五音步抑扬格写一首诗,让我们来看看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我能否把你比作夏日璀璨》……”

每天一早,Samantha老师都会把“今日学习任务”发布在Teams班级页面,其中包括音频指导和参考素材,如一些关键词翻译等,有时她还会将学生配对共同完成任务,“我们的英语人文和科学课也是学生进一步发展英语技能的绝佳机会。我们鼓励学生互相合作,讨论他们的想法,并与我们和同龄人分享他们的学习经验。中学部的学习社区,也提供了大量学习支持。”

学习激励,无时不在

艺术老师Iestyn Shaw发现,居家学习过程中互动,使得学生可以互相提问和解释,彼此提供支持。这让居家学习得以顺利开展,并让学生保持自己热情。“对于艺术设计科目,目前的居家学习平台有一定局限,学生在家里没法合作完成实践项目,或使用多样的学习资源。但这些并没有阻止学生发展他们的艺术能力和知识。”Iestyn老师为每个年级设计了一个独特的主题,包括非洲艺术、动物、日常用品、幻象、饮食,高年级则接触到立体主义和超现实主义,“我被收到的杰出作品淹没了!”

Cecilia老师也注意到,居家学习进行一段时间后,学生在各自的学习空间里,专注力反而提高了。平时在课堂上不愿发言的孩子,居家学习变得主动积极。孙校长对此同样感到惊喜,“学习者有不同的学习风格,或许他们在居家学习过程中找到了更得心应手的学习方式,参与度反而更好。我们希望这样的学生赢得自信后,回到传统课堂也能展现积极一面,相信‘我可以做到’。”

对于自律能力尚欠缺的低年级孩子,居家学习难度更大,不过家长也表达了感谢和支持。

“虽然学龄前幼儿注意力容易分散,不能完全吸收居家学习的课程,但我们感受到老师真的有认真思考,居家学习内容很丰富,英语、中文绘本、数学、体育各方面都涉及到。”令K4班郭嘉荣的妈妈惊喜的是,老师会细心观察小朋友,并及时给予反馈和修正。看到小朋友在屏幕上涂画,老师并没有批评,而是反过来表扬那些没有画画的。没多久,老师就想了一个办法,让小朋友轮流在屏幕上写数字,或是在PPT上圈出指定图案,有效利用屏幕进行互动。

“居家学习的这段时间,让我们家长更加深入了解、感知孩子的学习基本状态,也能推断出他在学校的学习情况。亲子关系在加强,但居家学习不能完全替代师生的互动。我们深知居家学习是当下最佳选择,学校针对疫情,快速应对,家长心怀感恩。”二年级学生Andrew的妈妈坦言,受制于师生互动、学生之间互动和竞争的欠缺,居家学习对于学习纪律、知识的扎实性或有一定影响,她期待未来孩子回归校园后,学校能对此作出仔细评估、规范和调整。